龙永每吻一个地方

龙永哥哥其实是把曲子吹给我听的——小梦暗惜此刻脑海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了。又一阵风过来,小梦暗惜忽然发现龙永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她马上走到龙永旁边说:“这里风太大了,我们下去吧。”她说完后,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她居然说要离开天台,此刻的她顿时后悔起来。龙永瞧著她的眼神,说:“我不冷的。”小梦暗惜倔强地说:“不行的,你会感冒的。我们还是下去吧。”她说完发现自己又要后悔了。龙永笑著说:“你是不是不愿意我和你在这里呀?”“才不是呢。”小梦暗惜心说:我心里欢喜的很呢,她解下披风,要披到龙永身上,龙永也不拒绝,等她细心地把披风披上后,便说:“你也会冷吧。”龙永不等她回答,忽然把她揽在怀里。小梦暗惜全身一震,此刻她知道自己无论怎么样也不会挣脱了。她忍不住把头靠在龙永的胸前。这就是那个传言里坏坏的付少吗?小梦暗惜感觉到他体内那奇怪的气息调著她的情欲,忍不住渴望起来。龙永轻轻吻在她的额头上——他都喜欢先吻额头的。那种甜蜜和呵护的温馨铺天盖地而来。之后龙永的吻轻轻落在她的脸颊,眉毛,发丝,耳坠,脖颈。此刻的小梦暗惜知道自己不会拒绝龙永进一步的侵犯了,她只知道让身体紧紧和龙永磨蹭,感觉到那诱惑的颤抖。龙永每吻一个地方,小梦暗惜那个地方的肌肉就从紧张到松弛,到无限的舒畅,龙永的舌头轻轻撩著,他的手已经伸入了她的衣服里面。衣服缓缓被解开了,龙永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优雅,不急不躁,而小梦暗惜紧紧闭著眼楮,不敢去瞧此刻的情景,她的脸一阵阵红晕。衣服被轻轻掀开,然后小梦暗惜任由龙永的舌头畅快地在她肌肤上游动,她觉得内心的欲望慢慢地都被释放出来。她忍不住呻吟起来。龙永已经把披风轻轻放在地上,她知道了其中的含义,她就那样被龙永放在披风上,披风的柔软,地面的冰凉,然后和龙永炙热的身子交杂在一起,她脑海里什么想法也没有,她无意识地紧紧抱住龙永,一直等到龙永进入她体内的那一刻。那一刻,如百花绽放,如大地丰收一般,那隐隐的触动在龙永的轻声呢语下,变成美满的曲调。远处的海潮一浪一浪拍打著岩石,椰子树,汹涌澎湃。而此刻的天台上,龙永的动作极其温柔,那种对比,几乎让小梦暗惜为之屈服,为了龙永肯做任何事情。体内的充盈让小梦暗惜感觉到人世间最美好的一刻在绽放。随著龙永速度的加快,她已经开始配合起来。这一刻在天台上的禁忌,在这个人世里,显得那么惊慌和美满。梦暗惜收回思绪,可是内心却无比的苦涩。那一次和龙永的交欢,她得到了莫大的快乐,可是龙永也从此不再和她联系,任由她怎么打他的手机,找他的住址,龙永从来没有理会她——从那些传言里,她忽然明白了。原来这就是命运,自己不过是龙永那一刻的玩物而已,玩过了,龙永自然不会再去拾起!她要报复,那次从女人的蜕变,不应该只是露水鸳鸯的一次!而小小年纪的她,每天以泪洗面,那种日子,让望向她的镜子都为之心碎。龙永,是你造成了我如今的我,这一切的责任,应该全都由你承担!梦暗惜此刻面对龙永的真诚,竟然觉得那是无比的讽刺,她冷冷地说:“你以后还会谢我的。”那个“谢”字,显得格外生冷。龙永一怔,却是发现那两个黑衣人正在蓄势,知道他们若再发出两人合击,必然是石破天惊,此刻刚想跃飞逃离,可是旁边已经响起了一个声音:“付兄。”从东面缓缓走来一身白衣的月斜风,面色冷漠,似乎那“付兄”两字根本不是出自他口,他缓缓走到了龙永旁边,说:“想不到黑手帮四大堂主之三都出现在这里。”龙永笑笑,说:“月兄什么时候来的?”月斜风说:“该来的时候。”他似乎不想多说一句废话,可是他的话又让人那么费解。月斜风忽然凝视了梦暗惜一眼,然后若有所思地去看那两个黑衣人。龙永疑心月斜风看出了什么,可是月斜风却冷冷地一言不发。月斜风究竟发现了什么?不过月斜风既然来了,则自然是站在龙永这边的,以他的性格,虽然外表孤傲,可是却不会袖手旁观的。龙永心下方定。就在几个人对峙的时候,西面忽然凌空跃来两个身影,似乎另外一个身影是被半抱著的,然后听得一声朗笑:“有希望夺魁的金龙候选手在这里开聚会了。”龙永定楮一看,发现那两人是宵冷雨和离倩!“宵冷雨?”龙永忍不住脱口而出——他怎么也想不到宵冷雨会出现在这里。离倩斜斜靠在宵冷雨的身边,没有去看龙永一眼,她就看著宵冷雨,彷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他。一画一武的宵冷雨、箫画两绝的付龙永、箫里带武的月斜风,每个人都有两项专长,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料都的确是夺金龙的最佳候选人,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而这一届的金龙夺魁, 今年马会全年资料也势必在他们之间展开征战。而此刻, 马会正版免资料大全这三人已经汇聚在一起了。龙永疑惑之极,何以宵冷雨和梦暗惜等人都会来到这里?黑手帮要对付自己的事情难道就这么轻易传出去吗?龙永内心惊讶,面上却淡淡一笑说:“冷雨兄,久违了。”宵冷雨笑著说:“龙永兄最近安好?”上次他因为龙永的失踪遭了宵乱雄的责骂,又无法解释,内心早充满了对龙永的恨意,可是他的面容仍然是那么温文尔雅,没有人能看出他心里所想。两人交锋,平淡里蕴含了刀光剑影。龙永这才注意到宵冷雨旁边的离倩,她穿著紧身衣,抿著嘴角。龙永一眼看去后,宵冷雨似有所觉,慢慢把离倩拥入怀里。可是龙永根本不在意这个。只因为他并不是转生前的龙永了。他此刻一直在想梦暗惜的行为太过出乎意料了!就在他心念一动的时候,梦暗惜忽然走到宵冷雨旁边,在他耳畔轻轻说了两句,宵冷雨的面色就变了。他的脸先是一阵青、一阵白,然后是疑惑,之后是沉思,皱眉,再则是冷笑,最后是眼里闪过微微的凌厉。究竟是什么样的一句话,让这个向来一直保持微笑的宵少露出如此丰富的表情!可想而知,这个消息对宵冷雨起了多大的作用!梦暗惜得意地扫了一眼龙永,心里闪过报复的快感。而此刻,她相信,宵冷雨已经逃离不开她的手掌了。她知道宵冷雨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她算无疑策,唯一让她失败的是,龙永并不受她的控制——可是她总难以对龙永下手——若不是他,也就不会有现在的自己了……是感激吗?不是。是要日后更大的报复!月斜风忽然说:“宵兄请了。”刚才他一直在凝势,他对自己在武学上的造诣也颇为自信,此刻看到据说武功可以轻易拿冠的宵冷雨,自然忍不住了。宵冷雨早就注意到他的气势,但是他刚才依然心分两用,一边还讽刺龙永,心神还被梦暗惜打乱后,内心还时刻戒备月斜风。此刻月斜风出言先提醒,宵冷雨的眼里马上闪出强烈的光华。于是在那闪电般的一刻,两人的身影凌空飞起,交错而过,然后光华顿熄,两人又跃回到了原地。月斜风胸口起伏不已,面色苍白,而宵冷雨却若无其事——由此谁都看得出来两人的差距,两人在瞬间交手一招,在宵冷雨分心的情况下,月斜风还不是宵冷雨的对手。月斜风忽然垂下了头,内幕资料面色黯然。宵冷雨微微一笑,对付龙永说:“付兄今日杀得黑手帮的一个堂主,必然会名扬天下,以前说付少不会武功的传言自然不攻自破了。”龙永马上报以颜色:“宵兄武功高强,身边又有两个美女做伴,自然是人间一大快事了。”在龙永说出“两个美女”的时候,离倩面色顿变,她下意识用手挽住宵冷雨的手臂。可是此刻,梦暗惜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一笑,说:“宵冷雨并不是你一个人的。”离倩冷声说:“冷雨他无论怎么样,也不会和你这种女人在一起。”梦暗惜微微看了看宵冷雨的面色,然后得意一笑,说:“冷雨?叫得好亲昵呀,你是不是把自己已经给了他了?我劝你省省吧,身体只是代表快感,不代表忠诚。”梦暗惜的声音此刻有些幽幽。离倩挽著宵冷雨的手用力一拉,说:“冷雨,我们走。”宵冷雨却轻轻放开她的手。离倩怔住了,说:“你难道真要和这个狐狸精一起?”“倩儿,别闹了。”宵冷雨皱了皱眉头。离倩不可置信地看著宵冷雨:“你还是第一次这么对我!”梦暗惜淡淡地说:“有了第一次,之后就会有第二次的。”离倩猛得大声说:“你是为了她吗?这种风骚的人,难道也入得你宵大公子的品味?”她猛得手指指向梦暗惜,说:“你刚才说了什么话?你究竟灌了什么迷魂汤?”梦暗惜忽然把身体依偎入宵冷雨的怀里,说:“我们是男欢女爱。”她说的时候,刻意瞟了一眼龙永,眼里又闪过报复的快意。只是龙永此刻云淡风清地看著眼前的局面。梦暗惜故意环住宵冷雨的腰,说:“冷雨,你吻吻我。”宵冷雨微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亲了梦暗惜的发丝一下。离倩看得全身发冷,她直觉向后退了几步,喃喃说:“不可能,这不可能……”她的声音显得如此凄惨。龙永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是他内心马上笑了。那不过是已经拒绝过自己的女子罢了,和宵冷雨这种人在一起,就应该有这种觉悟。既然她太沉迷于她的爱情,这一切虽非咎由自取,可是终究会来的。离倩喃喃说:“不可能……”此刻她内心受的打击何其之大!离倩本来性格高傲,而且自视颇高。所以以前她才会拒绝了龙永,这自然是因为龙永的花花公子名气远扬,而且他对女人向来温柔从不强求,离倩那时又一直喜欢著温文尔雅的宵冷雨,自然对龙永毫不客气的拒绝了。自然她有宵冷雨保护,也不用怕龙永报复。只是此刻她忽然发现自己对宵冷雨一点也不了解。她本来就是一个颇为个性的女子,否则是不会公然拒绝龙永的,只是自从她跟在宵冷雨身边后,她已经变得懦弱了,棱角已经被磨平了。在她自以为享受这种平静和温馨时,此刻她发现宵冷雨变得那么陌生。她不知道宵冷雨内心想什么,她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宵冷雨有没有爱她!此刻她受了宵冷雨的冷声,觉得受了天大的委屈,所有温馨的意境都灰飞烟灭了。但此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若若宵冷雨对她回心转意只爱她一个,她宁可可以牺牲所有的一切。就在此刻,她几乎失去理智一般向龙永冲过来。龙永倒是吓了一跳,她不是疯了吧?她不会此刻受了一点气,就要跑入他怀里来吧?看著离倩奔到龙永面前,宵冷雨一脸的玩味表情。离倩泣声说:“付少,我求你,帮我杀了那个女人吧,我会感激你的。”她此刻眼里只有宵冷雨,她觉得宵冷雨被施展了什么诱惑而大改常态,而她还以为,龙永必然对她抱有幻想,所以她吩咐龙永的事情,龙永肯定会屁颠屁颠地乐意去做。龙永此刻更瞧她不起,心想前身龙永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子,便冷冷地说:“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我凭什么帮你?”“我……”离倩张口结舌。想不到龙永居然无动于衷,宵冷雨和梦暗惜眼里同时闪过诧异的神色。这个龙永实在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而那两个黑衣堂主似乎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彷佛如木头一般。龙永不经意看到这个局面,更加诧异了——两个黑手帮堂主,他们的身份都可以震骇天下的,此刻怎么会甘心被受到如此冷漠?更何况,他们的目的是来杀自己,可是现在,他们好像……好像在等待别人的命令一般!对,此刻他们就像是这些人之中的一个属下——龙永目光扫过宵冷雨——不应该是他!天璇集团如已经和黑手帮联合,神龙企业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那么,眼前这个人,莫非是梦暗惜?龙永心下吃了一惊,刚才为什么那个黑手帮堂主被梦暗惜杀时会露出那种表情就很容易解释了——只是,他心里有了更大的疑虑——若梦暗惜的身份在那堂主之上,梦暗惜为什么要杀他?几年前,梦暗惜根本没有武功,此刻怎么会如此的厉害?龙永忽然想到,付秋潮居然被梦暗惜勾引,难道梦暗惜一直是深藏不露?梦暗惜究竟是什么身份?龙永不禁推翻了自己的猜测,因为若梦暗惜是黑手帮的高级管理,她得到了神龙企业的内部资料,怎么会到现在都没有采取行动!否则神龙企业已经灰飞烟灭了。眼前的一切显得扑朔迷离起来。难道说,黑暗里还隐藏著黑手帮的高级人物?还有,梦暗惜究竟对宵冷雨说了什么话,竟让那个宵冷雨为之屈服?他知道宵冷雨的性格,此刻心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光!——难道说,是梦暗惜像要挟自己一样去要挟宵冷雨?难道说她以神龙企业的内部资料去要挟宵冷雨?龙永后背一阵冷汗,若让宵冷雨得逞,此刻神龙企业便接近灭亡了。那些最机密的资料,都是长期规划,人员安排调动,而且还有卧底,比如说一个工程的建设,都是按照神龙企业的人才和资金来筹划的最佳方式,怎么可以随意改动?若泄漏出去的话……龙永此刻根本不敢想了。龙永猛得说:“梦暗惜,我有话问你。”你总算沉不住气了,梦暗惜内心在微笑,她便向龙永缓缓走过来。那个离倩还以为龙永是为了她才让梦暗惜过来的,不由感激地说:“谢谢。”她却不敢抬眼看龙永,因为她忽然想到自己曾给龙永难堪,曾拒绝他。龙永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待梦暗惜走到旁边,马上传音入密说:“你是不是用神龙企业的内部资料到处去要挟别人?”他从突破“色”到第二层后自然拥有了传音入密的能力。“放心,神龙企业的资料我就只有要挟过你。”梦暗惜微微一笑,也传音入密说:“这等资料若泄漏出去,那你还不把我切成一片一片的。”龙永这回吃惊了,说:“那你用什么方式要挟宵冷雨?”“吃醋了吗?”梦暗惜淡淡地说:“我自然有我的方式。”“为你吃醋?”龙永听起来觉得有些滑稽——可是忽然间,他的回忆里闪过那在天台上的一刻,也许梦暗惜是最可怜的女孩子,她应该是受害者——该死的前身,到处玩弄女人,叫我怎么收场!龙永心里有些愤愤。看到龙永一脸的歉意和怜惜,梦暗惜心头一震——他终究后悔了?后悔那个夜晚的情景,还是后悔后来不再理会她的举止?梦暗惜最柔软的心底颤抖了一下——她猛得对自己冷冷地说:那一切已经结束了!梦暗惜走回宵冷雨的旁边,然后偎依在宵冷雨的怀里。而离倩看著眼前的局面,手脚都在发冷,她猛得向黑暗里狂奔。龙永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却是宵冷雨哈哈一笑,说:“付少,青年大会再见。”一手抱住梦暗惜,凌空飞起。此刻,诧异的是,那两个黑衣人和傀儡杀手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走掉了。为什么黑手帮放弃了杀龙永的目的?晚上的聚会究竟是三龙会面,还是黑手帮前来故意吃鳖?渐渐离去的月斜风的背影也在夜色里慢慢变淡——龙永用力摇摇头,把所有的疑惑扫去。既然想不通的事情,何必再想。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刘真22日晚间病逝,她过去是《舞力全开》客座评审之一,该节目制作人崔长华25日回忆与刘真的相处,相当肯定她对舞蹈的奉献,“她每一次收工,都会留下来指导选手专业的舞技,特别是失败的选手,她会留下来鼓励对方,因为她是老师,特别愿意照顾失败的选手,愿意花时间为他们打气。”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六合三期必出一肖期期准


  • 下一篇:没有了